热门推荐

随便看看

锦绣凰途免费小说_百度阅读

2019-03-18 05:11

  第217章 落月村白家 从尚学院出来,侯府的马车依然在外面等着。车夫见到她出来,立刻迎了上来。

  “不用了,我家离的比较远。和侯府正好相反的方向,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不用麻烦你了。”

  “你再和我客气,我可要生气了。你也知道,我若是生气的话你应该知道我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

  这明显的威胁口气,让白清泠的身子抖了抖。在大坤谁不知道沈婉瑜这个人,谁惹她不高兴了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沈婉瑜得到自己想要的,立刻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下子跳到了马车上伸手将白清泠拉了上来。掀开马车的帘子,坐了进去。

  沈婉瑜拉着白清泠坐到自己的身边,脸上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对了,你家住哪里?”

  沈婉瑜交代了车夫后,拉着白清泠的手闲聊起来。她记得京都城外的南郊是有一个落月村,那里居住的都是一些很贫穷的人家。大多是从别的城逃难过来的,没有什么机会可以住进京都。

  若是放到现代,基本就算是棚户区了。沈婉瑜的眸低闪过一抹异芒,她一把拉住了白清泠的手。果然她的手心有一层薄薄的茧子,这应该是平日里也有练武的人才会有的。

  “恩,我爹原来是宾城里的一家镖局的总镖头。可是前几年宾城发生了瘟疫,镖局也在那个时候解散了。爹爹带着我们一家逃了出来,就在落月村住下了。”

  提到自己的爹爹,白清泠的脸上露出仰慕的神色。那双清澈的眸子亮了起来,整个人都跟着活起来了一般,足以见得她对自己爹爹有多么的崇拜。

  “家里还有娘和两个哥哥....”白清泠的眸子黯了黯,情绪低落了下来:“爹爹和哥哥都进到京都找活做,为了供我去尚学院和娘的治病需要的费用。”

  感觉到手上传来的温暖,白清泠抬起头却落入了一双满是怜惜的眸子。她的心忽然感觉到一股暖暖的暖流流过,温暖了她。

  沈婉瑜看着明明很伤心,却依然让自己保持微笑的白清泠。对她更是多了几分的联系,心里的决定也更加的坚定起来。

  马车外传来了车夫恭敬的声音,沈婉瑜掀开车帘子朝外面看了一眼。果然已经到了南郊,落月村的村口了。

  沈婉瑜伸手弹了一下白清泠的额头,笑眯眯的道:“我看你应该是比我小一些吧,若是不介意的话以后你就叫我婉瑜姐姐吧。沈小姐沈小姐的叫,听着多生分。”

  白清泠自小就很羡慕镖局里那些有姐姐的孩子,如今忽然有人跟她说让她叫她姐姐。她的心有一瞬间的晃神,回过神她连忙露出了一抹有点羞怯的笑。

  沈婉瑜被这一声软软濡濡的姐姐叫的心里都快乐开花了,她一把拉住白清泠的手朝着落月村里走。

  这是她第一次踏入落月村,村子不大却透着一股凝静安逸的气氛。一个个的住家都是那种很简单的茅草屋,院子里养着一些鸡鸭等家禽。

  忽然一道低沉带着亲切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穿着抹布长袍头发用方布包住头发的男子从对面走了过来。他的身材魁梧,面容虽然普通可没有见却隐含着一股威严。

  “是啊,她现在身子比以前好多了。那药对她很有效果,所以今天拿了工钱再去给她买一些。”

  “那你快去吧,别耽误了颜姐姐的身体。对了,娘说让你今晚和颜姐姐过去吃饭。”

  白清泠白皙的小脸一红,头低的更低了几分。声音很小,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怯。

  骆飞看着羞怯的白清泠,眸子温柔了几分。他的目光扫到站在她身边的女子,微微愣了一下后询问了一句。

  白清泠啊了一声,才想起来自己光顾着和骆大哥说话把沈婉瑜给晾在一边了。她连忙拉住沈婉瑜的手,歉疚的看了她一眼介绍道:“婉瑜姐姐,这是我的邻居骆大哥。”

  沈婉瑜勾起嘴角不在意的笑了笑,她揉了揉白清泠的头。抬起头看向了正打量着自己的男子,那双漆黑狭长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的警惕和冷意。和刚才看着白清泠的温柔判若两人,还真是差别待遇。 “你好,我是沈婉瑜。小白...清泠的朋友。”

  骆飞不动声色的收回打量眼前女子的目光,唇角勾起一抹疏离礼貌的微笑:“你好,我是骆飞。”

  他说完便转头看向了白清泠,语气温柔的道:“好了,我先去给小颜买药去了,你快些回去吧。”

  白清泠红着脸点了点头,目送着骆飞离开。她眼底的崇拜和恋慕被站在一旁的沈婉瑜都看入了眼底,她勾起嘴角伸出手在白清泠的眼前晃了晃。

  听到沈婉瑜的话,白清泠本就已经绯红的脸色更加的红了起来。她娇嗔的看了一眼沈婉瑜,抿着唇瓣。

  沿着石头小路王里面走,一路上又遇到几个人和白清泠打招呼。沈婉瑜微微眯起眸子,白清泠住的地方几乎是落月村最里面了。可这一路走来,她遇到的人几乎都是一些年轻的男子和女子,最老的也不过是和她爹爹娘亲一般大小。

  隐约间她总觉得这落月村里的人似乎不太简单,一个个虽然都穿着麻布衣衫可一个人的气韵却是无法掩饰的。

  白清泠软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她闻言抬头看向眼前简陋却很干净利落的院子,她微微一笑跟着她走了进去。

  她的声音刚刚落下,从中间的茅屋里走出来一个五官粗狂的中年男子。他眉宇间满是威严,眼底却是作为父亲的慈爱。

  白圣一脸慈爱笑容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当他的目光落到自家女儿身边站着的女子身上时微微愣了一下。

  白清泠深知自家爹爹对落月村以外的人有些排斥,她先发制人的开口。果然原本眼底有一丝不悦的白圣在听到她的话后,那不悦少了很多。

  “谢谢你在学院照顾我家清泠,这孩子性子单纯又胆小肯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快进来坐吧。”

  沈婉瑜明显感觉到白清泠的爹爹,似乎对自己有些排斥。虽然他的举动似乎对她很热情,可里面却有明显的疏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