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随便看看

第六章 不贪婪投资法则

2019-03-15 15:51

  巴菲特说:“在别人贪婪时恐惧,而在别人恐惧时贪婪。”巴菲特认为,市场是由投资者组成的,情绪比理性更为强烈,贪婪和恐惧会使得股票价格在公司的实质价值附近起伏。巴菲特反对那些热衷于短线操作的人,他认为,急功近利的短期炒作是一种投资误区,只能赚小钱而不能赚大钱。作为一个股票市场投资者,你一定要做一个理性的人。

  不要关心股价涨跌的差价,而要专注于评估公司股票内在的价值,寻找那些价格明显低于价值的股票,低价买入,长期持有,知道价格回归于价值,这种根据价值进行决策的行为才是真正的投资。 ——沃伦·巴菲特

  巴菲特被投资者尊为偶像,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传奇的话,那么巴菲特算是活着的一个。为什么巴菲特会得到如此广泛的认同,其实就是由于巴菲特在创造其投资神话的过程中,一直坚持着这样一个原则——要投资而不要投机。巴菲特认为那些天天看着股价,进行短线炒作的人,实际上就是一种投机行为,他们决不会在股市上最终获利。

  众所周知,巴菲特不是靠在股市上低买高卖、炒作股票成为巨富的,恰恰相反,他一贯坚决反对投机炒作。有些投资者,幻想通过炒作每年从股市上赚个30%,甚至更多,若干年后,自己也能成为像巴菲特那样的亿万富翁了。其实,这是一个认识误区。巴菲特控股的上市公司的平均收益率,确实在几十年的漫长时间里,保持了23.6%的增长速度,但这种增长不是靠市场炒作获得的,而是靠扎扎实实的业绩得来的。

  美国的一位基金经理仰慕巴菲特的大名,于是专程拜访。经过详细面谈后,这位基金经理大失所望。他下结论说:“巴菲特是一个业余选手。”这句评价的含义是,巴菲特不是股市中人,他的舞台在股市之外。其实,这个评价是非常准确的,对巴菲特来说,主要是个实业投资家,股市只是他收购中意公司股权的一个场所。这样一个“业余选手”能创造神话,在他扎扎实实的投资外,还有一个别人难以比肩的地方,那就是他控股多家保险公司,从而拥有充足的源源不断的现金。他运用非凡的投资才能,将这些巨额现金转化为巨额现金收益,由此循环往复,造就了“巴菲特神话”。

  巴菲特致富的核心武器是投资,而不单单是长期持股。巴菲特笃信投资,一贯反对投机,对证券分析师更是不屑一顾。他鼓励长期投资,但其前提是这些企业真正值得长期投资。巴菲特完全不会接受投资风险,只有在确认没有任何风险的前提下才会出手。他认为,如果一项投资有风险的话,你要求再高的报酬率也是没用的,因为那个风险并不会因此而降低。巴菲特只寻找风险几乎接近于零的行业和公司。他在给股东的年度报告中明确说:“我不会拿你们所拥有和所需要的资金,冒险去追求你们所没有和不需要的金钱。”这从他2005年的一项投资中就可以看出。

  2005年5月24日,伯克希尔公司旗下的中部美洲能源控股公司宣布,将以94亿美元从苏格兰电力公司手中收购美国西北部最大的电力供应商太平洋公司。此次收购是自1998年买下通用再保险公司以来巴菲特最大的一笔买卖。根据协议,中部美洲能源控股公司将支付苏格兰电力公司51亿美元现金,其余43亿美元将转化为净负债和优先股。交易完成后,苏格兰电力公司将向股东派发45亿美元的红利。拥有太平洋公司后,美洲能源控股公司可将其在美国6个州的160万客户扩展到俄勒冈州和犹他州,并将打造一个年销售额超过100亿美元的能源巨头。

  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股神的再度出击,好事者不无居心地宣称:巴菲特的投机开始了。表面上看,巴菲特在国际油价一路狂飙、能源危机一触即发、供给冲击卷土重来、滞胀魅影若隐若现的微妙时期染指敏感的能源业,的确有点跟风炒作的嫌疑。而最新经济数据显示,能源市场回暖让这种嫌疑似乎得到了更多时效性的支持。在美国劳工部2005年5月18日公布的报告中,美国本年4月份的CPI上升了0.5%,升幅高于经济学家预期的0.4%,通货膨胀抬头的原因是4月份美国能源价格上涨了4.5%,为2003年3月以来的最大月增幅。

  但深入分析,巴菲特进军能源业并不能算是追涨杀跌的投机行为,本质上看,这不过是巴菲特美妙投资的最新案例。投资和投机这两个不易分辨但又迥然不同的经济概念,在巴菲特的哲学中得到了完美的诠释和区分。

  第一,投资看重的是长期内的稳定回报,而投机仅仅是短期内对风险因素的技术性套利。如果巴菲特在原油期货市场上一掷千金、几进几出获取巨额利润的话,那么这种榨油机式的行为绝对可以说是对能源市场的投机。但事实上巴菲特并没有试图利用能源衍生金融产品的价格波动而牟取暴利,他是通过投资、经营基础产业的形式增加能源市场的供给,以促进能源市场价格稳定的手段,谋求长期的、整体行业的成长性获利。这种目光长远的投资战略绝非鼠目寸光的投机者所能想出的。

  第二,投资追求的是“双赢”发展路径,而投机在利用风险的同时,创造了更多的经济不确定性。能源市场近几年来的价格波动,用市场眼光来看就是“供不应求”的直观体现,巴菲特进军能源行业无异于给“看不见的手”提供了助力,供求在趋于平衡的过程中,不仅减轻了能源风险的负面影响,也给巴菲特旗下公司的成长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而投机势力擅长的不过是损人利己的方式,在推波助澜、兴风作浪获得暴利之后抽身而出,只留下身后满目狼藉的一池碎萍。至少,巴菲特从来没有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市场的崩溃和大多数人的痛苦之上,这一次也不例外。

  其实,进军能源业不过是巴菲特投资哲学的一个最新范本罢了。以股神著称的巴菲特曾将其在股票市场的生财之道总结为:“当我投资购买股票的时候,我把自己当作企业分析家,而不是市场分析家、证券分析家或者宏观经济学家。”巴菲特从不名一文到富可敌国,自始至终都是在资本市场上寻找着价值被低估的股票,而他对利用技术分析、内幕消息的投机行为总是不屑一顾,这种可以称之为过于自我的投资理念却让他长期获利。

  巴菲特在股市的成功,倚仗的是他对“基本面”的透彻分析,而非对“消息市”的巧妙利用。正是因为有巴菲特这样老实本分的投资者,使得美国的资本市场成为世界上最稳定、最成熟、最有活力的金融市场;而作为经济“晴雨表”的美国资本市场的长期稳定、健康,又反过来对经济产生了良好的反馈作用,成为美国经济长期保持强势的根本保障。

  可见,投资才是巴菲特致富的真谛,而并非是投机。只有投资者明白了这一点,才不会只表面化地记住了“长期持股”,在被套牢后,索性学起了巴菲特,做长期投资者了。没有了投资这个前提,或者说前提错了,盲目的长期持股损失可能更为惨痛。

  急功近利的短期炒作是一种投资误区,只能赚小钱而不能赚大钱。 ——沃伦·巴菲特

  每年伯克希尔公司举行股东大会都会有很多基金经理参加,其中不少是巴菲特的崇拜者,他们一方面希望在股东大会上能和巴菲特面对面地交流,另一方面则希望从巴菲特对股东的谈话中拾得有用的只言片语,分析出巴菲特的投资动向。但结果往往令他们失望,巴菲特不但没有向他们推荐股票,反而向他们推荐了所谓的“省钱的办法”——购买巴菲特所投资的公司的产品。巴菲特从不给别人推荐股票。因为他明白,即使是一只好的股票,长线持有可能赚钱,但短线炒作则可能赔钱。即使自己再有神力也不可能预测短期内股票的升降。巴菲特奉行的是长期持有的原则,他从不进行急功近利的短期炒作。

  巴菲特说:“急功近利的短期炒作是一种投资误区,只能赚小钱而不能赚大钱。”巴菲特认为投资者过分追求短期炒作主要是由于缺乏基本的投资训练,行为容易趋向简单化操作;获利目标不明确,往往有太高的期望;心理素质差,在风云多变的股市面前,常常不知所措,从而陷入追涨杀跌的旋涡。从理论上来说,投资者要想通过短线投资取得良好的收益,必须具备以下条件:第一,要准确把握住出、入市的时机;第二,要跟得上市场热点的切换;第三,信息要及时、准确;第四,要有足够的时间投入。通过对这4个条件的分析,就可以看出,急功近利的短期炒作是非常危险的投资行为。

  第一,短期炒作的关键在于快进快出,在较频繁的买卖中迅速赚取差价。这一操作特征要求投资者对入市时机的掌握水平非常高。要知道,影响股价的因素错综复杂,千变万化,如果稍有疏忽,就会掉进股市的陷阱,前功尽弃,甚至是血本无归。股价市场的变化莫测,每一个贴近市场的人都会有切身的体会。宏观的、微观的、国内的、国外的,任何一个不期而至的消息,都有可能彻底改变股市的走势。面对如此变化多端的市场,试图去驾驭它的人,不仅要有超人的胆识,无畏的勇气,更要有精明过人的头脑,有能刺穿万物的火眼金睛。试想,有谁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第二,对于要跟上市场热点的切换这一条件,要想达到,也有很大的难度。如果抓不住市场热点,说不定一套就是一两年。如何才能抓住市场的下一个热点呢?如果你数一数过去的市场热点,就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序列。因而从中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来是难上加难。凯恩斯说:“了解大众普遍接受的标准,是在股市选美大赛中胜出的必要条件。”但过去的历史告诉我们,股市上投资者的群体心理似乎很难把握。试图去找下一个市场热点,将把人们推向比解决第一个问题更为艰难的境地。

  第三,要有准确及时的炒作信息。在庄家建仓的初期介入,在发生重大重组之前持股,无疑是每个短期炒作者的梦想。而市场也确实在不断创造这样的故事:当巨额的利润在人们不经意之间来到;当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创造如此丰厚的利润;当简简单单的付出,就获得惊人的回报时,人们很自然地修正了自己的行为方式——追逐内幕消息、剖析庄股动向的游戏就这样开始了。在公司公布下一期业绩之前,内幕消息的打探取代了对盈亏的预测。在每种股票的异动中,人们注意的不再是企业的经营变化,而是主力的动向。当股票有庄家介入时,每个人几乎变成了圈中人,低买高卖的市场操作,也演变成了与庞大庄家的明争暗斗。在这场争斗中,每个人都想获胜。但现实非常残酷,很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能玩得起这场游戏。当市场的不规范造就了一批欲操纵市场的弄潮儿时,这注定是一场少数人玩的游戏。有素质的圈内人决不会将有价值的消息传出去,因为他无法知道下一轮的扩散会以什么样的速度增长。当消息满天飞时,那些急功近利的短期炒作者就会陷入无所适从的境地,他们不知道到底该相信哪个消息,这样,他们自然就成了这场游戏的牺牲品。巴菲特说:“一个谣言加一百万足以使投资者破产。”有时谣言是华丽的,足以使人相信它的权威性;有时谣言是善意的,因为它来自投资者的朋友,但这不过是使误会显得美丽一些罢了,最后倒霉的还是投资者自己。

  第四,时间问题。就算某人胆识过人,身手不凡,但他在时间上能有真正的保障吗?投资是一个复杂的分析和抉择过程,人们在做每一项投资决策前,需要从技术、市场、企业、政策等制约股价走势的方方面面进行考虑,这需要付出相当的时间和精力,要想在短时间内做出周全的考虑几乎不可能。对有些人来说,或许工作压力不大,炒股的时间非常充裕,但这决不是大多数人的境况。既要频繁进出,又不想耽误工作或学习,必然会掉进自己设置的怪圈。除非炒一把就走,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似乎少之又少。

  对于许多短期炒作的投资者来说,很少有人能够同时做到上述4点,既然满足不了确保短期炒作成功必备的基本条件,还要致力于短炒,这样的投资者就已经把自己置身于远离成功的危险境地了。

  你看过技术分析师鼓励他的孩子以他的技术分析法选股投资的吗?但他们可能会鼓励孩子学他当技术分析师,尤其是当你明白这个行业可以不停地吸引到还未烧到手的人一试,而且每个课程你都可以每人收取几百、甚至上千元的学费。每个技术分析师都深懂期货经纪人也懂得的致富秘诀:只要自己不玩肯定发达。 ——沃伦·巴菲特

  2000年伯克希尔公司的年报中,巴菲特说:“困难的是摆脱旧思想的束缚,而不是新思想的运用。”

  在人们的记忆中,20世纪80年代被认为是改变了财务管理界的10年。电脑程式交易、举债收购、垃圾债券、衍生性金融商品和指数期货,如人们所预料地震惊了许多投资者。在基金经理人之间的那些界限已经变得模糊,基础证券研究在弹指之间已经被电脑所取代,黑箱作业取代了经营访问和调查,自动化代替了直觉。今天,一般投资者已经变得不再容易被蛊惑,并且与金融市场疏远了。随着大多数的基金经理人无法再为他们委托人的投资组合增加资产价值,我们可以很容易地了解到消极的指数投资为何如此受到欢迎。在20世纪80年代后的数十年中,又产生了许多不同的投资方法,如小资本化、大资本化、成长法、价值法、动态法、主题法、产业循环法等,都曾证明它们在投资上是有益的。但有的时候,这些方法也不管用,无法使它们的追随者突破瓶颈。

  巴菲特则是个例外,他还没有经历过投资策略无效的时期。他的投资绩效被广泛证明是持续的领先者。当投资者和投机客都分心于寻找更好的投资策略时,巴菲特已经悄悄地聚集了一笔数十亿美元的财富。自始至终,他都将投资当作一种企业经营活动,而以一般常识作为他的投资哲学。巴菲特对投资的独特认知,使他对证券分析师、技术分析师、基金经理人、财务顾问等持不屑一顾的态度。以下是巴菲特态度的具体体现:

  证券分析师的工作,就是将所有股票列入三个等级之一:应该买入的好股、应该继续持有的中等股和应该卖出的坏股。大半的股票分析师都附属于证券公司,而证券公司的生存能力,还取决于股票的交易量。因此,为了增加营业额,股票价格的极度波动对证券公司是一大好事。基金经理也是股票分析师报告的一大使用者。美国的基金经理也喜欢频繁交易,一来是可以吃散户投机者的钱,二来可以从证券商会获得丰厚的佣金。这使得证券分析师和基金经理的股票建议,非常的漂浮不定。巴菲特把这些分析师和证券商、共同基金经理贬称为思想和行动上过度情绪化的老鼠。试想,证券分析师是从一万多家上市公司中分析出几百家介绍给投资者,而巴菲特只要投资区区几家公司,他们就没有本事了。巴菲特对分析师并不客气,他曾说过:“只有在华尔街,你才会看到有人开劳斯莱斯上班,却听取搭地铁上班者的意见。”常常有人将一些证券公司分析师的报告给巴菲特看,问他的意见,他一般会很礼貌地收下来,但会不会花一分钟去翻阅,却不一定。

  技术分析是每个投资者都很关心的事项,就像六合彩、赌马那样,因为时对时错,因而能够满足那些寻找刺激感投机者的心理。但这是否是聪明的投资者应该使用的选股方式呢?巴菲特曾经在刚刚开始投资时被它吸引了短短的一段时间,幸好很快就知错能改,从而避免了赔钱。世界最成功的基金经理彼得·林奇也是不相信技术分析的。被雅称为现代金融学之父的法玛教授甚至称技术分析为“占星术”。巴菲特提醒投资者,技术分析不能为你长期赚钱。他说:“你看过技术分析师鼓励他的孩子以他的技术分析法选股投资的吗?但他们可能会鼓励孩子学他当技术分析师,尤其是当你明白这个行业可以不停地吸引到还未烧到手的人一试,而且每个课程你都可以每人收取几百、甚至上千元的学费。每个技术分析师都深懂期货经纪人也懂得的致富秘诀:只要自己不玩肯定发达。”

  巴菲特担心,无知的投资者会在购买期货时,存有大捞一笔的贪婪想法。他表示,由于购买期货所需的保证金通常不高,常会引来一些如同赌徒一般的投资者,希望能在短期内获取暴利。这种抢短线的心理,正是低价股票、赌场赌博以及彩票促销者一直能够生存的原因。巴菲特表示,要想有一个健全的投资市场,“我们需要的是寻求长期获利,并以此为投资策略的长期投资者。”巴菲特反对“分散”风险的做法。他认为,当投资者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时,那才是风险。对于一个懂得他在做什么的投资者而言,没理由叫他放下最好的公司不加码,而去买入排名第21名的公司股份。的确,即便你把鸡蛋放进多个篮子里,但是一旦所有篮子都同时摔倒,那也是徒劳的。亚洲金融风暴即是一例。最佳的投资法是把所有的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然后细心地看管着这个篮子。最好是把它抓得紧紧的。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误以为传统的基金经理每年所收取的1%管理费对自己的收益影响是微不足道的。巴菲特认为,这管理费从长远上来说,会为投资者的投资成果带来巨大的影响。以一般的基金经理投资报酬率来说,这区区的1%,在投资者的报酬率中却高达10%的比率了。对于投资者而言,每年从基金所赚到的获利中扣除掉高达10%的管理费,可就是一件大事了。长远下来对投资成果的损害会更大。有一些投资理论认为,散户在投资市场中被迫与大型法人投资机构竞争,对其非常不利。巴菲特认为这个结论并不正确。因为大型法人机构的投资者常有一些反复无常和不合逻辑的行为,散户只要能够坚守企业的基本面因素,就可以十分容易获利。根据巴菲特的说法,散户唯一的弱势是,他们可能被迫在不适当的时机出售手中的股票。巴菲特认为,投资者必须在财务上和心理上都有充分的准备,以应付市场的无常变化。投资者应该了解,股价波动是常有的事。巴菲特说:“除非你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手中的股票跌到只剩买进价格的一半,而还能面不改色,不然你就不应该进入股票市场。”

  巴菲特认为,一个人的直觉往往非常准确,对于股票投资者来说,这一点同样非常重要,至少从他自己身上就能对此加以证实。有人曾经就直觉问题向他请教,他坦言道,他的投资决策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凭直觉拍板的;只要直觉告诉他在这方面有投资价值,他就会大胆地去进行投资。听起来这好像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在一般人眼里,凭直觉投资往往意味着草率、盲目,像巴菲特这样的投资大师也会这样“草率”、“盲目”吗?其实不然。因为直觉并不是幻觉,不是空穴来风,尤其是建立在理性思维基础上的直觉,就更是如此。就巴菲特而言,他对这只股票越了解、越掌握情况,由此而得到的直觉就越符合客观实际和未来趋势,这点非常符合价值投资的法则。也就是说,当巴菲特凭直觉感到这家企业的经营状况令人满意,认为这家企业的股票值得投资时,他才不去关心目前的股市行情和所谓点位高低呢。因为这家企业的内在价值通过直觉告诉他,这只股票值得投资,这时候还有什么必要关心股指高低呢?

  巴菲特认为,当投资者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时,就到了卖出股票的好时机。他认为,股票价格不可能永远高于其内在价值。当股价远远超出内在价值时,投资者要克服贪婪情绪,懂得适可而止。

  1966年对于巴菲特有限公司来说,又取得了令人震惊的成功。无论是相对于道·琼斯工业指数还是公司本身的发展业绩,都创下了空前的业绩回报记录。当年道·琼斯工业指数下跌15.6%,而该公司的投资收益率却高达20.4%。

  1968年,巴菲特说:“按照大多数人的标准,公司在1967年的经营业绩又是非常红火的一年。当年道·琼斯工业指数上涨了19%,而公司的经营业绩则上升了35.9%,超出了原先设想高于市场平均水平10个百分点的奋斗目标。”当年巴菲特有限公司的总收入为1938万美元,即使发生严重通货膨胀,也有足够财力大量买入百事可乐股票。由于当年该公司卖出了一些长期持有的可流通股票,从而使得当年的税前利润达到2738万美元。在这一年,巴菲特有限公司通过所属的两个控股公司,又收购了另外两家公司,一家是戴弗斯菲尔德零售公司收购的联合棉花商店,另一家是伯克希尔公司收购的国民保险公司及其附属国民火灾与海运保险公司。

  按理说,形势已经一片大好,巴菲特高兴还来不及。可是作为一名理性投资者,巴菲特在这种大好形势下却感到一片忧虑,非常担忧股票市场会因为投机因素过浓而崩盘。巴菲特在1968年7月11日的一封信中指出,当时的股票市场无论是发起人,还是高级雇员、职业顾问、投资银行家、股票投机者,所有人都能从中狠狠地赚到一大笔钱,可是他很担忧这些行为随时随地会引发长期后果。

  从1957年到1968年,道·琼斯工业指数的综合平均年增长率为9.1%,巴菲特有限公司的年平均收益率则高达31.6%,人人都处于一种狂热的亢奋中。一位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共同基金投资经理,在1968年初开办一种新型咨询服务项目时说:“对于证券的研究必须按分钟来进行。”这让巴菲特听了特别不舒服,更让他感到股市中到处弥漫着投机气氛。对此他幽默地说:“哇!这种废话让我在外出喝百事可乐时感到内疚。”

  1967年末,巴菲特估计伯克希尔公司的内在价值为每股25美元,而这时候它的股价是20美元;1968年末,巴菲特估计伯克希尔公司的价值为每股31美元,而这时它的股价是37美元。这让他感到,无论市场环境还是个人因素都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已经到了修改未来经营目标的时候了。因为事实上,伯克希尔公司的经营手法还是像过去那样一直没变。

  接下来的动作令人震惊:1970年,巴菲特决定解散巴菲特有限公司,因为他认为,人们对股票市场的估价已经太高,他已经不知道如何投资了。巴菲特对巴菲特有限公司的资产进行了彻底清算,按照每位股东应该得到的收益以及按比例规定应该得到的利息,全部分给每一个人。每位股东可以有两种选择:既可以按照比例获取应该得到的收益,卖掉手中的股票,换取现金,也可以继续持有戴弗斯菲尔德零售公司的股票,或者持有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如果有弄不清、需要咨询的地方,巴菲特负责提供建议。当然,巴菲特有限公司的解散还有另外一层原因,那就是一方面,当时要求加入巴菲特有限公司的人越来越多,已经实在无法应付;另一方面,巴菲特有限公司已经不需要再用别人的钱进行投资了。

  按照法律规定,巴菲特有限公司作为合伙企业,原来最多只能拥有99个合伙人,而现在解散后重新注册为一家投资公司,就可以不受这项限制了。这时候新成立的投资公司就是现在的伯克希尔公司,它是在一家纺织公司基础上改制而成的投资公司。

  1973年至1974年,巴菲特有限公司刚刚解散完毕,股票市场就如他原来担心的那样崩盘了。由此可见,巴菲特对投资环境的警觉以及如何完美收场,拿捏得恰到好处。这时候,巴菲特个人拥有的股票市值约25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被他悄悄投入到了伯克希尔公司。如果不是他这样完美收场,而是在接下来的股市崩盘中遭受毁灭性损失,巴菲特就不再具备今天成为世界首富的坚实基础了。

  成功的投资生涯不需要天才般的智商、非比寻常的经济眼光或是内幕消息,所需要的只是在做出投资决策时的正确思考框架以及有能力避免情绪失控保持理性思考的定力。 ——沃伦·巴菲特

  巴菲特投资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能不选。这能充分反映出巴菲特是一个理性的投资者,而不是一个贪婪的投机家。

  在选股时,很多人却喜欢说:“别人能选,我也能选。”而事实上有很多股票,别人能选,你却不能选。在投资中也是这样,别人赚钱的方法不一定适合你,别人选的股票也不一定适合你买。理由很简单,因为虽然股票一样,但你和别人不一样。要投资成功,我们必须首先正确认识自己,有自知之明。天使之所以会飞,是因为她们把自己看得很轻。巴菲特之所以会赚钱,是因为他把自己看得很笨,他不会走出自己的能力圈,他更不会做自己其实根本做不到的事。

  1973年,巴菲特说:“成功的投资生涯不需要天才般的智商、非比寻常的经济眼光或是内幕消息,所需要的只是在做出投资决策时的正确思考框架以及有能力避免情绪失控保持理性思考的定力。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中清晰而明确地告诉我们正确的投资决策思考框架,但投资成功的另一个要素情绪定力则需要你自己来培养。你的投资业绩将取决于你倾注于投资中的努力与智识以及在你的投资生涯中股票市场所表现的愚蠢程度。市场的表现越是愚蠢,善于捕捉机会的投资者胜率就越大。如果遵循格雷厄姆的话去做,你就能够从别人的愚蠢行为中受益,否则你自己也会干出蠢事而让别人受益。”

  巴菲特以上所说投资成功必需的三个条件是:第一,投资者要有精力,投资者必须在投资研究分析上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第二,投资者必须要有能力,投资者必须具有学习并应用正确思考分析决策模式的能力。第三,投资者必须要有定力,投资者必须具有避免情绪破坏保持理性思考的定力。其实,大多数人根本不具有选股所必需的精力、能力和定力,却还要自己去选股,等于是去做自己没有足够能力做好的事,结果达不到市场平均水平,跑输大盘,败给市场也是情理之中的了。这些人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经不住“市场先生”的诱惑,过于贪婪。

  这样的投资者亏钱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分析研究,只是到处问别人,听消息,非常轻率地买卖股票,最后往往亏钱。巴菲特告诉我们,你的投资业绩将取决于你倾注于投资中的努力与智识,而这些投入都需要付出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

  很多业余投资者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但他们却幻想随便买几只股票就能赚大钱,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实上他们自己做股票赚不了多少钱,甚至是亏钱的。因此,如果你属于没有什么时间和精力的人,那么就不要自己做股票,干脆买些基金,省心省事还赚得多。

  巴菲特告诉我们,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真正推动一家公司股票不断上涨的动力,是这家公司良好的业务创造的良好业绩。所以说,你要选股,首先要懂得如何分析一家公司的业务和财务。投资者要花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能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业务和财务,而且要真懂,半懂不懂可不行。投资者不懂公司业务和财务,就没有能力去分析判断一家公司的内在价值,也就不知道以什么价钱买入股票合算。因此,不会分析业务、不会分析财务,没有一定分析能力的人,最好不要自己做股票。当然我们这里说的分析能力,并不是说一定要是行业专家和财务专家,只要基本能够分析就行了,但一点不会分析的人的确不应该自己做股票投资,买些基金,让那些拥有较高业务和财务分析能力的专业人士来帮自己管理股票投资,起码会比自己做股票赚得更多一些,亏得更少一些。

  有些投资者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又是高学历,受过高等教育,自己又爱学习,具有一定的业务和财务分析能力,但是他做了这么多年投资,就是不赚钱,为什么呢?因为他对股价涨跌太敏感,没有情绪定力,拿不住。一看到股票涨了,他就想,哎呀,赚钱了,赶紧卖掉吧,落袋为安,结果明明拿的是会涨10倍的股票,却只赚了10%。一看股票跌了,他就慌了,哎呀,赔钱了,赶紧抛掉吧,割肉止损。就这样,股价涨涨跌跌,他是买进卖出,结果折腾来折腾去,并没有赚到多少钱,远远落后于大盘。当大盘剧烈波动、大幅震荡时,很多人就开始慌了,本来很看好的股票,也拿不住了,一看大盘大跌,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劲地跟着往外抛。巴菲特曾经警告投资者,那些无法忍受看着自己的股票大跌、市值损失50%仍然继续坚决持股不动的投资者,就不要投资股票。

  巴菲特告诉我们:要想投资非常成功,你必须具备良好的性格。有些人性格过于敏感,从他们的脸上就能看出他们持有的股票今天是涨还是跌。这些人股票一涨,就高兴得要喝酒,要唱歌,要购物。这些人股票一跌,就生气得要骂证券公司,骂老婆,骂小孩子,甚至骂政府。他们一看哪只股票涨得猛,就想追进去赚一把。结果往往是买入不久就开始下跌了,正好买在最高点。他们一看手里哪只股票跌得凶,就害怕得赶紧抛出去,结果不久就反弹了,正好抛在最低点。可见,即使你有时间、有精力,又有专业分析能力,但是如果你没有情绪定力的话,照样赚不到多少钱,甚至会亏钱。

  巴菲特认为,投资者一定要正确认识自己,在投资上也要有自知之明。不能不选,有能力就自己选股,没有能力就干脆不做股票。

  当我在晚上入睡之前,想到明天早晨会有25亿男人不得不剃须的时候,我的心头会涌起一丝喜悦……吉列刀片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消费者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刀片,所以他们对吉列公司产品的消费支出也会不断增加。吉列这家公司的业务正是我们所喜爱的那种类型,查理和我都非常熟悉这个行业的情况,因此我们相信可以对这家公司的未来进行合理的预测。 ——沃伦·巴菲特

  巴菲特的另一个投资原则:不熟不选。就是说,如果是自己不熟悉的股票,他绝对不会投资。道理很简单,只在自己熟悉的股票中投资才能降低风险。

  巴菲特常常把选股比喻成选择爱人。巴菲特的妻子叫苏珊,他们两家住得非常近,步行只要10多分钟。巴菲特的父亲跟苏珊的父亲是老朋友。苏珊上大学时曾经跟巴菲特的姐姐住在一个宿舍。巴菲特和苏珊非常熟悉。巴菲特对苏珊越熟悉、越了解,越觉得苏珊就是他的梦中情人,就是最适合他的人生伴侣。后来苏珊嫁给了巴菲特,俩人一生都很幸福。由此,巴菲特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做什么一定要做自己熟悉的事情,尤其是投资。巴菲特在对自己选的股票反思之后发现,他选择的那些赚了大钱的超级明星股,都是自己从小就非常熟悉的,已经接触、了解很多年的公司股票。巴菲特感叹:“我们在投资选股时必须特别重视内心的怀旧情结。”

  巴菲特选股如选妻子,也是只选自己熟悉的公司,这是巴菲特选股的成功之道。熟不选,这正是巴菲特选股的第二条戒律。很多投资者买股票,常常不买自己非常熟悉的公司股票,尤其是自己生活和工作中非常熟悉的公司股票,反而去买自己根本不知道、不了解的陌生公司的股票。巴菲特认为,选股和选妻一样,不要先结婚后恋爱,而要先恋爱后结婚,不要一见钟情,而要日久生情。原因很简单:越熟悉的公司,股票赚钱的可能性越大,亏钱的可能性越小。那么,什么样的公司才算得上熟悉的公司呢?我们应该把哪些我们熟悉的公司优先拉入我们的选股能力圈范围呢?

  巴菲特说:“你可以选择一些尽管你对其财务状况并非十分了解,但你对其产品非常熟悉的公司。”我们对其产品或服务非常熟悉的公司一般出现在三个圈内,巴菲特所选择的公司股票绝大部分都来自于这三个圈:生活圈、工作圈、朋友圈。

  第一,生活圈。选择自己熟悉的公司股票的第一个圈子是生活圈。巴菲特很多大牛股就是从自己的生活圈中找到的。巴菲特赚钱最多的股票是可口可乐,而巴菲特在生活中接触时间最长、消费数量最大的就是可口可乐,巴菲特对可口可乐熟悉到了不能再熟悉的程度。1936年,巴菲特只有6岁的时候,他就去他爷爷开的杂货店里批发一捆6瓶的可口可乐,他的进货价是25美分,然后到自己家附近去零卖,一瓶卖5美分,这样一捆6瓶能卖30美分,净赚5美分,毛利率17%,相当高,而且卖得相当快。这样巴菲特从小就了解到了可口可乐的产品有多么畅销,产品有多么赚钱。在生活中,巴菲特天天离不开可口可乐,非常狂热地喜欢喝可口可乐。喜欢到什么程度呢?他一天要喝5罐。早餐喝,中餐喝,晚餐喝。巴菲特出去参加宴会,人家热情地说,巴菲特先生,这是我们最好的葡萄酒,50年陈酿,请您品尝一下。巴菲特一摆手:“谢谢,我不喝,我只喝可口可乐。”巴菲特每年召开伯克希尔公司股东大会时,来参加的人有两万多人,巴菲特规定,股东大会官方指定饮料是可口可乐。巴菲特的妻子苏珊说:“每个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巴菲特是多么狂热地喜欢喝可口可乐,巴菲特的血管里,流的不是红色的血液,而是红色的可乐。”巴菲特每次都是自己开车去购买可口可乐——以满意的折扣价每次购买50箱,每箱12罐。在他的车库和大门入口处,堆放了许多箱可口可乐,他办公室的冰箱里塞满了可口可乐。巴菲特正是这样喝可口可乐,看可口可乐,一直看了52年,终于找到一个好机会,这个从小卖可口可乐、喝可口可乐的小家伙成了可口可乐第一大股东。巴菲特1988年至1989年,一共买进了12亿美元的可口可乐股票,后来这批股票升值到96亿美元,上涨了8倍,是巴菲特赚钱最多的一只股票。

  巴菲特1989年投资买入吉列公司的股票,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非常熟悉、了解吉列。巴菲特为什么会这么熟悉吉列?他是个男人,他得天天刮胡子,他天天用吉列剃须刀刮胡子,能不熟悉吗?巴菲特越熟悉就越喜欢吉列:“每当我在晚上入睡之前,想到明天早晨会有25亿男人不得不剃须的时候,我的心头会涌起一丝喜悦……吉列刀片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消费者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刀片,所以他们对吉列公司产品的消费支出也会不断增加。吉列这家公司的业务正是我们所喜爱的那种类型,查理跟我都非常熟悉这个行业的情况,因此我们相信可以对这家公司的未来进行合理的预测。”1989年巴菲特投资6亿美元买入吉列可转换优先股,后来全部转换为普通股。2005年1月28日,吉列股价因吉列公司被宝洁并购而于每股5.75美元猛涨至51.60美元,这使巴菲特的吉列持股总市值冲破了51亿美元。

  第二,工作圈。选择自己熟悉的公司的股票的第二个圈子是工作圈。巴菲特有很多超级明星股就是他在工作中发现的。大家知道巴菲特的第一份工作是送报纸。巴菲特本人13岁时就是《华盛顿邮报》公司一名非常勤快的报童。他一度每天要走5条线份报纸,主要是递送给公寓大楼内的住户。通常巴菲特下午5点20分出发,坐上开往马萨诸塞大街的公共汽车。聪明的他把春谷区的两条投递《华盛顿邮报》的线路和两条投递《时代先驱者报》的路线结合起来。后来《华盛顿邮报》公司收购了《时代先驱者报》公司。这个聪明的报童后来又把西切斯特公寓大楼的报纸投递工作揽了下来。为了能够更好地利用送报机会从顾客那里赚取更多的收入,他想出了一个十分有效的杂志订阅的方案。他从被丢弃的杂志中撕下带有征订优惠有效期的广告页,把它们分门归类,然后在适当的时间请顾客从中选择要续订的刊物。在近4年的时间内,他同时建立了5条送报路线美元。巴菲特最初自己当散户做股票,有一半资金来自于送报攒的钱。过了30年,在1973年,原来的小报童已经成为一个投资家,43岁的巴菲特大笔投资《华盛顿邮报》,赚到了股票投资中的第一桶金。他投资1000万美元,持有这只股票37年,挣了15亿美元,上涨了150多倍。巴菲特自己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份工作,给自己带来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给自己带来了股票投资中的第一桶金。

  第三,朋友圈。巴菲特好几次都是从朋友圈里找到了大牛股。美国运通、维萨、万事达是美国三大信用卡发行人。1991年,巴菲特购买了3亿美元的美国运通公司可转换优先股。巴菲特买入美国运通公司的股票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美国运通公司CEO哈维·格鲁伯非常能干,他有能力领导这家公司最大限度地发挥潜力。但是,这家公司的发展潜力究竟有多大让巴菲特感到怀疑。美国运通公司的竞争对手是维萨领导的众多信用卡发行人,竞争非常激烈残酷。权衡来权衡去,巴菲特总觉得美国运通公司难以胜出,他倾向于卖出。在已经做出卖出决策但还没有到真正卖出的那个月,巴菲特碰巧与赫兹公司的CEO弗兰克·奥尔森一起打高尔夫。弗兰克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经理人,精通信用卡业务。因此,从第一杆开球区开始,巴菲特就不停地问他,对信用卡行业怎么看,对这三家发卡公司怎么看。当他们走到第二块草坪的时候,一路上听了弗兰克的话,巴菲特就已经明白,美国运通公司卡相对于竞争对手有一种惊人的垄断经营权。因此,巴菲特决定继续持股。等到后面的第9洞时,巴菲特对美国运通公司的长期发展前景变得非常看好,以至于巴菲特从最初的准备全部卖出转变成了准备大量买入。巴菲特马上将这部分可转换优先股转换成了1400万普通股,在短短几个月内巴菲特又投资4.24亿美元继续买入。1995年巴菲特再次增持,投资6.69亿买入2.17亿股普通股。1998年巴菲特又小幅增持108万股,总持股达到5053.69万股。至2004年年底,巴菲特所持股份占美国运通公司总股票的11.3%,买入成本为14.70亿美元,总市值为85.46亿美元。巴菲特投资11年总赢利70.76亿美元,投资收益率高达4.81倍以上。

  巴菲特从美国运通股票上赚了70亿美元,他自然非常感激他的朋友弗兰克。但是,他们俩共同的朋友乔治一听,有意见了。他说:“巴菲特,你真正需要感谢的人是我,因为是我安排了这场高尔夫球比赛,而且是我把你分到了弗兰克所在的四人小组中。”巴菲特绝对不是一个只是把自己关在家里天天看年报、看资料的书呆子,相反,他的朋友圈子很广,这些朋友的建议给他选股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生活圈、工作圈、朋友圈这三种圈各有不同,也各有交叉,合在一起,就构成了巴菲特最熟悉的股票能力圈。同样,投资者如果把自己选股的公司范围限制在我们熟悉的生活圈、工作圈、朋友圈内,照样可以像巴菲特一样赚大钱。所以,投资者一定要谨记:即便是表面上升值且疯狂的股票,如果你一点也不熟悉它,最好控制住你的贪婪,不要做自己不熟悉的股票,因为表面现象可能就是一个陷阱。

  当我读完一家公司的这些材料之后,会问我自己:我还有什么地方不知道却必须知道的东西?很多年前,我经常四处奔走,对这家公司的竞争对手、雇员等相关方面进行访谈……我一直不停地打听、询问有关情况。 ——沃伦·巴菲特

  对于投资巴菲特还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自己不懂的股票坚决不选。巴菲特正是坚持不懂不选的原则,才避开了1999年网络股泡沫引起的股市暴跌。

  很多投资者都会说:“我能。”而巴菲特却经常说:“我不能。”在1998年股市正处于对高科技尤其是网络公司股票的狂热中,在伯克希尔公司股东大会上,有些股东问巴菲特,是否考虑过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投资于科技公司。巴菲特回答说:“这也许很不幸,但答案是不。我很崇拜安迪·格鲁夫和比尔·盖茨,我也希望能通过投资于他们的公司,将这种崇拜转化为行动。但当涉及微软和英特尔的股票时,我不知道10年后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想玩这种别人拥有优势的游戏。我可以用所有的时间思考下一年的科技发展,但不会成为这个国家分析这类企业的优秀专家,第100位、第1000位、第10000位专家都轮不上我。许多人都会分析科技公司,但我不能。”

  巴菲特的这种观点得到查理·芒格的响应。查理·芒格说:“我们没有涉及高科技企业,是因为我们缺乏涉及这个领域的能力。我们买进低价传统行业股票的优势在于我们很了解它们,而其他股票我们不了解,所以我们宁愿与那些我们了解的公司打交道。我们为什么要在那些我们没有优势而只有劣势的领域进行竞争游戏,而不在我们有明显优势的领域施展本领呢?”

  巴菲特并不因为自己不懂很多行业而沮丧,他在任何时候都坚持只投资那些自己真正懂的公司:“我们应该再次说明,缺乏对科技的洞察力丝毫不会使我们感到沮丧。对于许许多多行业,我和查理并没有特别的资本分配技巧。举个例子,每当评估专利、制造工艺、地区前景时,我们就一筹莫展。如果说我们具备某种优势的话,那么优势应该在于我们能够认识到什么时候我们是在能力圈之内并运作良好,而什么时候我们已经接近于能力圈的边界。在快速变化的产业中预测一个企业的长期经济前景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能力圈边界。如果其他人声称拥有高科技产业中的公司经济前景预测技巧,我们既不会嫉妒也不会模仿他们。相反,我们只是固守于我们所能理解的行业。如果我们偏离这些行业,我们一定是不小心走神了,而决不会是因为我们急躁不安而用幻想代替了理智。幸运的是,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伯克希尔公司总会有机会在我们已经画出的能力圈内做得很好。”

  巴菲特的原则是不懂不选。对一个公司了解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真正的懂呢?巴菲特要收购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总经理过来与巴菲特进行交谈,巴菲特问了一些问题,让这个总经理大吃一惊:“巴菲特比我对自己的公司还要了解!”有一次巴菲特在参加会议时,遇到一个保险行业的专家,这个专家在业内相当有名气,是个权威。这位专家对巴菲特发表了一通他对保险行业的看法。巴菲特听了之后,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位专家一听,说:“我再也不在巴菲特先生面前高谈阔论了,他比我对保险行业的了解深刻得多。”他后来才明白,巴菲特管理着好几家保险公司,有着比他更多的实务经验。巴菲特在分析公司追求的目标时,会比上市公司的管理层更了解上市公司:“我会让自己沉浸于想象之中,如果我刚刚继承了这家公司,而且它将是我们家庭永远持有的唯一财产。那么,我将如何管理这家公司?我应该考虑哪些因素的影响?我需要担心什么?谁是我的竞争对手?谁是我的客户?我将走出办公室与客户谈话。我从这些谈话中会发现,我这家企业与其他企业相比,具有什么样的优势与劣势?如果你进行了这样的分析,你可能会比管理层更深刻了解这家公司。”

  那么巴菲特是如何深入了解一家上市公司的呢?由于报道水门事件而声名大振的鲍伯·伍德沃德有一次问巴菲特:应该如何分析股票。巴菲特是这样回答他的,投资分析就像如何写出一篇新闻报道一样。他为此要询问很多问题,挖掘出很多事实,他会深入了解这家传媒企业,投资分析就是这样。

  巴菲特深入了解、真正弄懂一家上市公司的方法有三种:一是多读上市公司的年报,二是多与外界人士聊天,三是多进行实地调研。

  巴菲特深入了解、真正弄懂一家上市公司的方法是:多读上市公司的年报。有个记者采访巴菲特时问:“您工作中大部分时间是做什么?”巴菲特说:“我的工作是阅读。”巴菲特读的东西主要是什么呢?上市公司年报。巴菲特阅读最多的是企业的财务报告:“我阅读我所关注的公司年报,同时我也阅读它的竞争对手的年报,这些是我最主要的阅读材料。投资者应该找到这家公司的大量年报以及最近5到10年间所有关于这家公司的文章,深入钻研,让自己沉浸于其中。”巴菲特就是这样读年报的。他在1988年决定投资可口可乐之前,阅读了可口可乐公司1896年以来的所有年报,也就是说他阅读了可口可乐过去92年的所有年报。巴菲特一直保持着阅读公司年报的爱好。在他的办公室里没有股票行情机,但档案室里有188个抽屉里装满了上市公司年报。巴菲特的阅读量非常惊人。他大脑里储存着美国27万家上市公司几十年来数量令人难以置信的上市公司年报信息,而且他不断输入这些公司最新公布的年报信息。2007年10月,巴菲特第二次来到中国,在接受央视二套《经济半小时》栏目独家专访时,记者问:“道听途说您一年看1万多份年报,真的么?”巴菲特说:“读年报像其他人读报纸一样,每年我都读成千上万份,我不知道我读了多少,不过像中石油,我读了2002年4月的年报,而且又读了2003年的年报,然后我决定投资5亿美元给中石油,我仅仅根据我读的年报,而没有见过管理层,也没有见过分析家的报告,但是它的年报非常通俗易懂,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年报都是上市公司提供的,那么这些年报上的公开信息都是真实、完整、齐全的吗?巴菲特重视阅读年报,但从不轻易相信年报,他说:“我看待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态度,与我看待冰山一样。”

  巴菲特深入了解、真正弄懂上市公司的第二种方法是:多与外界人士聊天。巴菲特并不是一个只坐在办公室里阅读资料的书呆子,相反,他与各行各业的人士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他也经常参加各种会议,经常与外界进行交流。“当我读完公司的这些材料之后,会问问自己:我还有什么地方不知道却必须知道的东西?很多年前,我经常四处奔走,对这家公司的竞争对手、雇员等相关方面进行访谈……我一直不停地打听、询问有关情况。”巴菲特会直接找人面对面进行交谈,但更多的时间是打电话。打电话又方便又省时省钱。打电话是巴菲特除了阅读之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首先,我会跳着踢踏舞去上班。然后我就坐下来阅读资料。接下来我会打电话聊上几个小时。下班后我回到家里继续阅读。晚上我还会打些电话。”

  巴菲特认为,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真实的不一定是看到的。想了解上市公司的真实情况,只是多读、多听是不够的,还需要到实地去调研。2007年10月,巴菲特在中国接受专访时,记者问:“巴菲特先生,您认为投资以前实地调研是必需的吗?”巴菲特说:“你必须知道你买的是什么。”

  有一次,巴菲特要购买斯图德贝克公司的股票。在购买之前,他就去这家公司进行拜访。这家公司生产一种汽油添加剂STP。巴菲特想问问他们生产的汽油添加剂产量是多少,销售收入是多少。但是这家公司不论巴菲特怎么问都不告诉他。巴菲特想了很多办法,都打听不到。后来巴菲特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就去这家公司旁边的火车站,每天都去,从早上8点一直待到天黑才回家。他去火车站干什么呢?数这家火车站一共来了多少油罐车。因为斯图德贝克公司生产汽油添加剂的原料都是油罐车从外面运过来的,只要数一数来了多少趟油罐车,就能估算出来这家公司用掉了多少原料,从而进一步推断出这家公司产量是多少,再一算销售价格,就可以推断出这家公司销售收入是多少。巴菲特说他就这样每天蹲在火车站数油罐车,一直数了大半个月。巴菲特发现,来的油罐车越来越多,一天比一天多。巴菲特最终判断,这家公司的产量在增长,这家公司的销售收入也在增长。于是他就大量地买进这家公司的股票,结果大赚了一笔。

  巴菲特认为,在投资之前,一定要做到知己知彼,真正了解你自己,同时真正了解你选定的上市公司,严格遵守不懂不选的原则做事。你不懂的股票不属于你能力圈范围,这些股票再牛、再赚钱,但不属于该赚的钱,你不要贪婪,也不必眼红,更不必自责,你只要盯紧你懂的公司股票,赚自己能够赚到的钱就行了。